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嘉瑞]作为一个哨兵打不过自家向导怎么办(06)

  #前文接上
   #测试敏感字所在段落

        过了好长时间,嘉德罗斯和金这两个金毛小子才一前一后地从实验大楼里走到他们俩面前。嘉德罗斯个子并没有格瑞高,为了宣布所属权硬生生踮脚将他揽进怀里亲吻额头。

   

        “金越来越厉害了。”嘉德罗斯的声音在格瑞脑海里响起,这种感觉对格瑞来说有些奇妙,虽然已经搭档很多年也还没能完全习惯,所以这让他下意识地向嘉德罗斯右侧跨一小步。
        “我能感觉到。你今天要去监狱对么?”
        “是的,所以我才去和金切磋了一番。我没有审讯的经验,精神力也太过蛮横,丹尼尔告诉我秋和金会来维也纳总部这边防止鬼狐天冲袭击剩下的54名前百,所以我找到了金。金的精神力很强,但他能将‘大海’控制成‘涓涓细流’,所以那么多人都非常看好他。虽然是这样但也没有让我期待的实力啦,涓涓细流可带来不了什么强劲伤害。”
        “我不了解向导对精神力的使用,不过和你那随时都像海啸一样的精神力能把我的情绪稳定。也不知道触觉什么时候可以被开发出来,这样我的实力又可以有次质的飞跃。”
        “会有的,那我和秋去丹尼尔那里报到。”
       “恩。“”
   
   

        嘉德罗斯这次只是将格瑞环保住,在被秋捂住双眼的金满满全是不解的疑问声中向秋点头请她稍等。随后抬起格瑞的胳膊,将那双已经放松下来的手托举向天空,紧接着便有两只白鸽停在格瑞指尖和手臂处。
        “厉害吧,本大爷可没有伤到它们哪怕一点点噢。”
        “要迟到了,嘉德罗斯。”
        在嘉德罗斯双手揣在口袋向丹尼尔办公楼走之后,格瑞的视线终于投向自己时竖起右手的拇指,以示意她对这个小弟男婿非常满意。

        “格瑞,嘉德罗斯太厉害了吧――比姐姐还厉害!他可以直接获得训练场旁边值守哨兵的全部控制权,就像是提线木偶的人偶师一样。”金一边说一边摆出面无表情的扑克脸,抬起双臂模仿人偶被线拉扯那样没有章法地活动关节的样子,让旁边路过的好些军部人员露出笑容。
       没有嘲笑的意思,单纯因为金的确让军部这样死气沉沉的地方增添活力与正能量,就像在选拔大赛时他站在凹凸大厅制高点发布演讲那样,将阳光代入完全密闭的大厅取代人造光那样。
        “你也很厉害,我听说你和秋剿灭鬼天盟西伯利亚分部的光荣事迹了。”
        “可是格瑞……你也觉得鬼天盟该……被清除么?”
        “……”
        “我看到了一个分工合作、配合完美的团队。他们有坚定的信念和信仰、他们帮助一些畏惧我们的弱小,他们太多人其实什么错都没有,只是跟随的团队和领导者出错了!格瑞!他们,他们应该活着的!格……”

        金被格瑞一脚踹出两米远,在烟尘滚滚里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又被爆炸的冲击波掀翻在地。他的额头被地上的小石子割破,有灼热的液体顺着脸颊轮廓流向额头,最后滴落在地面上。
        格瑞的深蓝色军服左胸出被血染成扎眼的黑色,军裤被割开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受伤的皮肤,银白色头发被火烧得尾端发黑,他近乎虚弱地躺在赶来的医务兵怀里,那双紫色双眼却一直注视着金。
        金能听见,哪怕在周围士兵大叫着“鬼天盟袭击总部请求加强戒备”这样的报告声里,他能听见格瑞用精神力告诉他的一切。

        “金,你说的没错,如果鬼天盟没有那些丧心病狂的计划的确是个令人倾佩的组织,你很善良,否则不会想着把‘鬼天盟’与‘鬼天盟成员’看做两个部分。可是鬼天盟用强者的死亡去换取弱者的生存权,这样的道理是扭曲并且错误的。”
       “金,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善良是伤害朋友的利刃。”
       “我们并不是漫画里普渡众生的主角。”

         嘉德罗斯坐在审讯室里不耐烦地按动圆珠笔,丹尼尔可没告诉他是他自己也坐在牢房里和三十多个鬼天盟渣渣坐成一个同心圆。好无聊啊,这个地方为了防止囚犯逃出去还真是下了血本,自己的精神力只能对这个房间里的鬼天盟成员起作用,精神体也连笼子都出不去,更别提联系上格瑞闲聊。
        “‘百死百生’?鬼狐天冲的脑袋要是不用来想这些歪门邪道,多做些你们最经常做的帮助弱小该多好。”嘉德罗斯解开对36个人的精神束缚,刚起身要走将他们的死活全部交给狱警处理时,同心圆中由鬼天盟成员组成的外圆里冒出一阵不和谐的唏嘘。
        “选拔赛时你有NO.6和NO.7做侍从稳居积分排名第一,现在分化后进入军部怎么还抱上了NO.2的大腿。”
        “圣空科技部做出来的东西也不过如此而已。”
        “鬼狐天冲,借死人之口说话很有意思?”
        “嘉德罗斯大人,我这只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不过这也算是替他们说出死前心中的咒骂罢了吧,毕竟就连我也非常惊讶,想不到嘉德罗斯大人的精神力已经强大到了这样的地步么?”鬼狐天冲依旧穿着那身麻袋一样的黑色长袍,和两年之前相见不同的是,那只作为他精神体的狐狸从一条尾巴变成七条长尾,就如神话里的妖兽一样让人怀疑真实性。“如果不是军部的笼子可以隔绝您的精神力,我会不会也是刚才倒霉的其中一个呢?”
        “真是危险的大脑啊,嘉德罗斯大人。不去看看您的格瑞大人么?再陪我多说一句――都可能是最后一面咯。”

        嘉德罗斯冲进医院时差点撞翻守在门口的丹尼尔,那拥有英俊脸蛋的男人依旧穿着白色西装,再三告诫嘉德罗斯千万不能大喊大叫之后才允许他跨入病房。主观上嘉德罗斯看见这样的情况绝对会把所有气全部撒在金身上,这是现在面对鬼天盟绝对不能发生的事,但是客观来说,嘉德罗斯作为格瑞的伴侣都还没有探望资格,那法律还是废除了更好。
       格瑞正躺在病床上发呆,看见嘉德罗斯推门而入时瞬间僵住的呼唤自己的口型,不得不将棉被往自己上身拉,将左胸上一掌长的刀伤和其他烧伤刮伤挡住。
       “对不起……”
       “告诉我这是怎么了,金。”
       “嘉德罗斯,你冷静一点。”
       “警报!警报!医院重症监护室禁止任何格斗行为!”
        嘉德罗斯几乎要疯了,他只是离开了几个小时,格瑞就去鬼门关逛了一圈回来。如果格瑞没有足够快的反应被刺中心脏怎么办?他现在是要和鬼狐天冲说的那样见格瑞最后一面?冷静、怎么冷静?他抬起手按住自己的脑袋防止躁动的精神触角影响到重伤的格瑞和医护人员,在他眼里现在所有护着金的人都该死,都该被拉出去一顿暴揍或是让他们也尝尝这样险些失去挚爱的感觉。
        愤怒蒙蔽了嘉德罗斯的双眼,他现在看见金不知什么原因泛红的眼角和苍白嘴唇就想冲上去使劲揍一拳,再揪到格瑞病床前强迫他好好看看格瑞被伤成什么样子。
        “你看看啊……你看看啊……”
       现在所有护着这个渣渣的都该早点消失!
        “嘉德罗斯……他还小。”
       格瑞。
       “格瑞你也要护着他啊。是啊,还小,还小,也有20岁了吧!我呢!我呢!我也还小!我比你们都还要小!凭什么,凭什么连你都要纵容一个连你都保护不了的渣渣!为什么你都不肯想想我的感受!”

       “我也五脏俱全啊!哪怕不是个麻雀!”

━━━━━━━━━━━━━
1-这个世界观下,精神体、原力武器、积分都是存在的。精神体就是最常见的设定;原力武器获得与前文提到过的“选拔大赛”,和TV一样可以按照使用者的意愿取出和收回,不过技能强度需要通过自己修行;积分类似于钱,可以兑换辅助原力提升的东西和定位排名。

2-关于鬼狐天冲的精神体,这个类似嘉德罗斯也属于传说动物范畴,不过两者有点差异就好。能力这方面嘉德罗斯、格瑞并没有TV里那样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反倒是鬼狐天冲厉害被增强了很多,后文会有提及就不做剧透说明了。

3-关于金,我没有写出我想象之中那样的金,给各位看官姥爷和金厨们一个大鞠躬。我所想的金拥有强大的力量,虽然在这个世界观下他已经成年却还有着愿意相信正义、善良的,一颗温柔的心。他不弱也不傻,相反,他强大而且聪明,只是因为温柔,他不愿意去伤害,会为杀死鬼天盟成员迷茫和伤心,我希望我后来对他的描写能把这个形象写出来

4-关于嘉德罗斯。今天这一章里的嘉德罗斯算是感情的一次发泄,面对自己被贬低、险些失去挚爱的痛苦里加上被格瑞不理解这样伤人的盐,我眼里的嘉德罗斯,那个一直藏匿在高傲里的小小孩子终于探出脑袋。
虽然是人造人、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在这队CP里他是攻,可他的确还小,格瑞八岁时秋还在他们身边,所以在这里面我将格瑞的年龄定位24岁,金22岁,嘉德罗斯19岁这样。他也会有自己的小情绪,也会有在冲动下扛不住的压力和痛苦,他需要被依靠也需要依靠,他可能会希望格瑞告诉他“别担心,嘉德罗斯,我没事。”而不是“嘉德罗斯,他还小。”
文里的格瑞不是第一次和嘉德罗斯做,也不是第一次认识到嘉德罗斯的强大、成熟,所以他已经快要忘记嘉德罗斯其实真的还小,需要爱和关怀。
这也就促成了矛盾。

评论(16)
热度(77)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