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嘉瑞]作为一个哨兵打不过自家向导怎么办(4-5)

#前文见空间
#排版致歉……
#安雷(安迷修[哨兵]x雷狮[向导])
#雷狮与格瑞有短暂兽化描写

4

        格瑞并没有回头防御的意思,在巨镰距离他的脖颈只有几厘米时他才慢悠悠地将嘉德罗斯用围巾包好夹在左臂。紫色双眸甚至没有去看那把镰刀,而是将全部目光全部倾注在咬断螳螂除镰刀以外其余身体部分的金色巨龙,在接下来从黑暗中滚落出的白袍女人撕心裂肺的单音节哭叫声里收回视线,将嘉德罗斯好好的放在地面。
        “还有一百四十八个,你要小心。”
        “我才是NO.1,格瑞。鬼天盟这些渣渣明明连你出手的必要都没有。”嘉德罗斯只是将围巾稍微提起遮住自己鼻头以下,不着痕迹地嘟起嘴。
        他讨厌格瑞的哨兵癌,虽然这样的思维但凡是在军部接受过教育的哨兵都有的惯性思维——向导是需要被保护的弱小者,更别提结合热期间。可事实就是如此么?他明明已经比格瑞甚至其他哨兵都强,可是格瑞还是这样,虽然格瑞无微不至的关怀并不惹人讨厌就是。“要不我们来比赛谁杀掉的渣渣更多怎么样!”
        “你需要休息。”
        事实证明嘉德罗斯还是和少年时一样听不进劝,几乎是下一秒就从格瑞的怀抱里跳到地面。他甚至不需要使用原力武器就可以通过直接摧毁精神体来对付鬼天盟的‘伏击者’们。不过,或许是因为那位女哨兵的惨叫已经沙哑到让人误以为有鬼魂来到人间,原本隐藏在黑暗里的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嘉德罗斯相信格瑞的五感绝不会出错,能得出那样精确到个位数的数据一定是他有绝对把握。
        “嘉德罗斯。”
        格瑞压低重心,左臂下意识地护在嘉德罗斯面前,右手抬起与肩部同高,烈斩刀刃斜在身前格挡十道冷色弧光。光还没散去,烈斩向前横劈直接连同百米后的冷杉树一同斩断,短短一秒后鲜血在大约十米的位置炸开,溅落在以那一处为中心方圆五十米的范围,也让那里暴露出些许红色轮廓的不规则人形。
 

        三下拍掌声后响起一阵密集且毫无规律的掌声,格瑞与嘉德罗斯正前方在掌声之中慢慢出现方形队列。
        “古罗马龟甲阵。”嘉德罗斯的金色巨龙将他自己与格瑞包围在自己身体围成的圈中,精神体原型的绝对种族压制下让所有还未与主人建立精神链接的精神体不敢轻举妄动。格瑞的烈斩剑尖直指地面,嘉德罗斯用通天神罗棍敲了敲那里示意他别把武器藏起来。
        “不愧是格瑞大人,能利用听觉判断出我们来到这里的人数、识破古老战法……甚至用原力武器将精神体斩断,所见皆可斩的名号看来的确名不虚传。”白袍队伍的领头者抬起右手,用精神体外壳组成的坚盾和每一个防爆盾后的哨兵们将长枪状原力武器向外刺出。“面对必死,为弱者争夺生存权,我们不会退缩。”
        格瑞还未提刀,嘉德罗斯便提棍向外一冲,只是向龟甲阵轻轻一扫便将整个部队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句不过如此便命令龙将隐藏起来的向导们一个接一个的抓出来。
        “留活路么?”
        “一个就好,摧毁精神体然后让司机先生丢到总部审问。”
        “格瑞,怎么啦?”
        “还有一个。”
         格瑞扯下发带,将烈斩化为绿色的碎片收回,深吸一口气向上抬头,凛冽的风吹拂过那头稍长的银白色长发,露出脑袋上冒出的一对白色狼耳。同时屈膝蓄力向上一跃,向空中那个朝下降落的黑点扫去。
        “哎呀,真暴力。”
        嘉德罗斯扛着棍子叉腰看着岔开腿蹲在地面上大约五厘米的男人,他只用双脚半个脚掌着地,双手撑在腿边就像是猫。还有腿边灵活的黑色长尾,以及扎着超长头巾的脑袋头上时不时晃动的黑色耳朵。
        “NO.4你这个登场方式可真够有意思。”嘉德罗斯抬起棍子让格瑞用同样的姿势跳下。“带路吧,把你从里斯本码头豪华游轮上叫回来有点可惜,但我想只有你才能找到在战斗民族里修行的最后骑士。”

5

         他们开车来到红场一旁,住在雷狮在莫斯科郊外的三层别墅里。接着就被雷狮招呼着去买几身好看点的衣服玩几天、打探一下情报也给他点时间找找安迷修,毕竟他可没有傻子雷达。

         格瑞不怕冷,穿衣也色调单一没有特色。被嘉德罗斯和售货员小姐生拉硬拽在黑色长袖高领体恤外面套了件藏青色棒球外套,并且在右手手臂上扎条黄色绸带,宽松的深色牛仔裤扎进高帮黑色篮球鞋里,最后还被嘉德罗斯在脸颊上贴了个黑色五角星。
         “我叫你别动,看,贴歪了吧。”当嘉德罗斯拉着格瑞站在穿衣镜前那一刻,他自己也穿的也和时尚达人没什么两样——米白色V字领体恤,黄黑拼接色棒球衫以及领口别着的汉堡包胸章,左臂上扎着的藏青色丝带,修身的黑色长裤扎进皮革马丁靴里,那一直端端正正贴在脸颊上的黑色五角星因为笑容太过得意稍微有点变形。“怎么样,有夫妻相吧?”

         注射抑制剂后的嘉德罗斯依旧热的不行,为防止格瑞着凉硬是咬着牙和他同围着自己黑黄白成一比二比七的围巾,牵着格瑞漫步莫斯科街头,远远瞧见位老先生推着铁皮车售卖冰淇淋,便赶忙推着格瑞向前走。
         到白桦林前的长椅上坐下,还没到一分钟格瑞就起身说要去买东西。因为被格瑞脱下的围巾蒙住眼睛,只是取下围巾的几秒钟里格瑞就没了人影,硬生生气得嘉德罗斯连精神触手都不想放出来就和格瑞的西伯利亚灰狼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嘉德罗斯。”
         和格瑞的声音一同到来的还有蛋卷、牛奶以及柠檬、奶油的气息。不等嘉德罗斯抬头格瑞就已经将黄澄澄的柠檬蛋卷冰淇淋塞进他手里,空出来的手抽出嘉德罗斯手里的围巾缠在自己脖子上。
         “只有这个是黄色,你喜欢甜食……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太酸。”格瑞舔着白色的牛奶冰淇淋,他天生体寒,训练也多在寒冷之地所以不太喜欢冰的东西,吃起冰淇淋这种东西就像动物一样只用每次舌尖舔一点点。“好吃吗?”
         “好,好吃……你会不会很冷。”
         “会啊,所以你要负责任。”嘉德罗斯整个人僵在长椅上,像训练军姿一般恨不得把每一处肌肉绷紧。格瑞依靠在他的肩膀,脸颊贴着他的脖颈,而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就像是冷。
         可是格瑞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依靠着他了。嘉德罗斯的脑内小宇宙爆发,他清楚的看见有一个小小的自己激动得在地面上流着眼泪打滚。

         而另一边,雷狮因为刚刚刷爆了射击游戏排行榜抱着奖励游戏币发呆,他换了只两米高的泰迪熊,为泰迪熊定制了件背后有黄色五角星的黑色礼服,大概过一会会和酒一起送来。
         “喏,小鬼。”雷狮把所有游戏币全部塞给一个十几岁的小孩,然后撑着头将目光停留在其他游戏设备上。这里很好,只要有钱就能待,可几乎每个地方都闪烁着五颜六色却拒绝的光——因为雷狮刚刚把所有游戏币都给了那个小孩,他没钱了。
       

         “先生,您的伏特加还有泰迪熊。”两米高的超大泰迪熊挡住抱住他的可怜人,雷狮不想在人多的地方暴露自己其实是个向导这件事,可只能看见一个硕大的熊让他各位没有安全感。“噢,还有。”
         泰迪熊抬起手捂住他的双眼,咒骂还没出口便被带有德国啤酒特有的麦子味堵住,然后是下唇的柔软,牙齿的坚硬,探入口腔的灵活舌头。泰迪熊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他不必担心会有人看见这个细腻缓慢而且缺乏技巧的深吻,现在需要的只是放松然后慢条斯理的回应到氧气用完即可。

         “安迷修。”
         “我在。”

评论(7)
热度(149)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