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嘉瑞]作为一个哨兵打不过自家向导怎么办

#前文见空间
#手机打字排版日狗致歉
#假的螺丝出没

3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格瑞被嘉德罗斯必须在夜里离开吵醒无数次。考虑在这是军部为了保证嘉德罗斯的安全他也没办法抱怨出过多怨言。
         格瑞顶着黑眼圈轻靠在办公室座椅上,被困意折腾太久让他的手没办法太好的控制轻重,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反倒没拿稳手里的文件,这份有关于十二月前往莫斯科与NO.4雷狮、NO.5安米修共同执行任务的机密要件被他捏得皱皱巴巴。

         时间飞逝,十二月在皑皑白雪之中降临,嘉德罗斯需要和丹尼尔从实验部赶来机场,格瑞在候机室天台合眼休息。
         “你怎么在这地方睡着了?”嘉德罗斯摇醒格瑞便拉着他进入候机室,那双温暖的手温度透过作战手套一直渗透进心理。格瑞看着嘉德罗斯金发没能遮住的耳朵尖明显发红,微眯起双眼用精神触手探测他的精神海探索刚才的画面。
         自己闭眼倚靠在大理石石柱上休息,本就是银白色是睫毛上沾着白雪,然后画面慢慢放大——大概是嘉德罗斯在脸颊上亲了一下。嘉德罗斯已经会因为这样普通的画面脸红,又不是献上初吻有什么可值得脸红的地方么?
         格瑞不懂。
         “结合热。”嘉德罗斯头也不回,只是将格瑞的手握得更紧使劲向里拉“你别着凉了,走快点。我虽然是人造人,结合热也会对我产生很大影响的。”
         “我不信。”
         格瑞看着越来越红甚至让周围出现隐约白雾的耳朵,在心中暗道一句你放屁,同时抽出手将围巾围在嘉德罗斯的围巾上,使劲一扯将他拽进机场男厕隔间。
         格瑞跪在地上,鼻尖抵在嘉德罗斯军裤皮带的暗扣金属表面,狭小的空间里将嘉德罗斯囚在角落,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那单个字儿的稍高尾音,想来心情应该不错。
         “脱。”

         当丹尼尔因为刚刚收到NO.12的尸体在艾特纳火山附近被发现的消息,需要他立刻回到军部总部调动人员善后与调查的事情坐立不安时,嘉德罗斯像失踪一般联系不上,格瑞坐在候机厅座椅上,左眉挑得老高却依旧泰然自若地喝机场提供的新鲜牛奶,没有一点要寻找嘉德罗斯的意思。手机短信提示音作用下,丹尼尔拿出手机一看便是嘉德罗斯铺天盖地的短信。
         “你们没有背着我给格瑞也注射什么东西吧?????”
        “你们没有让格瑞参加其他不为人知不保证安全性的计划吧????”云云,留丹尼尔拿着手机感受快要突破手机屏幕的疑问。
         “我是不是老了?”丹尼尔将手机锁屏放回白色西装的外套内袋,对身边漂浮的球形人工智能机器人问到。
         “没有!丹尼尔大人非常年轻!直升机准备完毕,机长有在暴风雪天气航行经验,随时听候调遣!(๑`・v・´๑)”


【俄罗斯 阿尔汉格尔斯克  奥涅加湖畔】

         身穿白色斗篷的数百人手持武器用手语交谈,身后千奇百怪的各式精神体几乎要堆满小半个天空。从他们脸上不同款式的面具来看,他们是属于鬼天盟俄罗斯各分部成员组合起来的团队。
         在领头一人握紧右拳的那一刻,所有人集体行礼纷纷跳入一片黑色漩涡消失不见,各色生灵发出刺耳尖啸,随后只见原本平静的湖泊泛起阵阵涟漪。
         而在湖畔左侧被雪覆盖的冷杉树林之中,之间深处如同深渊里睁开一双紫色兽瞳紧盯随后降临湖畔右侧平地上的直升飞机。银发青年手提烈斩跳出机舱,张开双臂等待一个金发青年向下跳。
         在一把同色系镰刀出现在直升飞机右上方的瞬间,那样可谓必死无疑的绝佳进攻角度只为一个目的——那位青年项上人头。

        “NO.2?”
       

评论(9)
热度(74)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