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嘉瑞]作为一个哨兵打不过自家向导怎么办(02)

#依旧手机打字排版日狗
#过度章节短小致歉
#嘉德罗斯(向导)x格瑞(哨兵)


         所以我当初究竟为什么会选择嘉德罗斯做搭档,从而演变成彼此资料上伴侣那一栏的名字呢?
        格瑞将头依靠在吉普副驾驶的玻璃窗上思考这个第七次思考的问题,军部里笔直的白杨和法国梧桐在视野里出现一瞬然后瞬间被拖入虚无。
        是什么原因?
        想不起来,这貌似是五年之前的事情了。因为嘉德罗斯的强大?不可能。到现在为止的每一次切磋都是以平手收尾,五年之前还在分化之初,彼此都不熟悉能力更不会有太大实力差距。结合热?也不会,嘉德罗斯藏得一直很好。
       因为嘉德罗斯强大而且耀眼,照亮了这个世界。
       格瑞连头都不愿向驾驶座上的嘉德罗斯那里侧一度,只是稍微将视线向左侧,果不其然看见嘉德罗斯嘴角得意或是得逞的笑容。惯行眼见为实方法论在对付嘉德罗斯这方面明显只会体验到他的脸皮厚度,可是格瑞如果去探索嘉德罗斯的精神海……
         算了吧,万一又看见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思想。


       “你的精神力突然变强了。”
        “嗯哼?不然我怎么能那么轻松地影响到你呢?哦,你要问原因啊。”嘉德罗斯一脚踩死刹车,在格瑞还在解安全带时解安全带、拉手刹、抽车钥匙一气呵成,像个勤勤恳恳的司机替格瑞拉开车门。“虽然哨兵体力惊人,但还是让我抱你吧?”
         滚开。
         我不。

        当格瑞被迫躺在嘉德罗斯怀里,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倾听每零点八秒跳动一次的心跳。 那个怀抱温暖而且有熟悉且温馨的味道,有一种阳光炙烤后坚果的味道,美中不足的是稍微有点硬,这倒是不符合理想怀抱标准,不过综合评价并不算差,是个比汽车更好的代步工具。
        尽管无言,但脑海中的对话并没有一刻停止。

       “最近军部不安全,有些话我担心其他人听见。有关于我精神力为什么会突然增强这件事,是因为我被选为δ计划的第一批试验品。在你昏迷的那十个小时里我从脊椎上端位置注射了一种药剂,他的作用类似于洗血,增加了血液里某种细胞刺激大脑活度从而增强精神力。”
        “有什么副作用么?” 
        “不知道,我是第一批试验品,也就是说还没有先例和失败品可供参考。不过已知的是——这个计划是针对鬼天盟的。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在精神力使用透支十小时内大脑认定你处于危险之外就会启动自我保护系统,把身体各项技能以及外貌均变成孩童,从而控制精神力的输出。蒙特祖玛已经因为任务变成了小孩子,现在由雷德照顾着,你要去看看么?”
       “不。”
       “好吧,我知道了,不询问你的想法和意见私自将自己投身实验和危险这样的……傻事,我会努力杜绝下一次的发生。满意了吧,格瑞。”

        嘉德罗斯用脚带上公寓大门,弯腰将格瑞放在大厅侧面铺满白色塔夫绸的温莎椅上,手指可以说是下意识地戳了戳他的脸颊。在眼神交换中确定房间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一边脱下军服外套一边伸手扯来床法兰绒小毯盖在格瑞身上。
        你都不亲亲我……
        其实嘉德罗斯并不想这样承认自己做的是一件傻事,丹尼尔在向他提出计划时他也因为格瑞的担忧犹豫,可当知道这个计划能大幅度提高精神力,甚至能提升到远超格瑞那一刻,原本打算等着格瑞醒了后慢慢商议的心动摇了。
        并非因为自己终于可以有绝对优势超越格瑞,而是因为自己的强大或许可以保证格瑞的安全。或许格瑞以后不需要经常出手导致受伤、或许格瑞能像他期望的那样和他一起去伊莎贝拉群岛上的活火山举办婚礼、或许格瑞能安全的活到七十岁、八十岁甚至更长时间。
       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格瑞。

    “有关鬼狐天冲,已知的是因为NO.97,NO.45,NO.33等七个人的先后死亡,他的积分跨进了前一百的行列,整个鬼天盟的实力也大大提升,因为速度实在太快才被军部注意……的确诡异,而且出事的斯德哥尔摩分部、巴塞罗那分部、伦敦分部都有鬼天盟活动迹象。” 
        “他的目标可能是总部。”
        “一只虫子,不足为虑。”

       格瑞点头,虽然对于嘉德罗斯的傲慢非常担忧,不过考虑在嘉德罗斯那太过可怕的实力来看,他只需要对这件事有耳闻就好。只是还不知道军部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居然已经到了会让嘉德罗斯亲自参与一种还没有确定安全性的计划。
        他在任务中不在意嘉德罗斯安全是因为他坚信没有人有能耐伤到嘉德罗斯,他相信嘉德罗斯的实力和应便能力,可是面对这样充满未知的东西。 嘉德罗斯低头,用嘴唇轻触格瑞发顶,像安慰孩童一样小幅度轻蹭,同时握住格瑞捏着他衬衫的手指,紧紧捏在手里。
        格瑞几乎不会依靠任何人,除了个别不得已情况下,上一次他依靠嘉德罗斯已经是三年之前。因为金和鬼天盟之间的关系和鬼天盟中国分部大打出手,满身是血的从直升飞机上下来,明明还是午夜,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却在灯光照射下发出阴森的紫光。
       这是格瑞第一次讲他的西伯利亚灰狼与自己精神链接道这样的程度,连耳朵和尾巴都冒出来的情况已经证明他将听觉与嗅觉完全激发。

        “精神力强化真方便,我可以清楚感受到你的不安。别担心,格瑞……我很强,人造人也不会死。”
        “可是我会,嘉德罗斯,我是人,我会死。”
        “军部的人不会让我轻易依照意念死去,但是当你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嘉德罗斯会和你一起死去。”

       “或许会有很多嘉德罗斯,但是,格瑞的嘉德罗斯只有‘我’一个。”
      “何必不安,我握着你的手。”

评论(5)
热度(125)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