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嘉瑞]作为一个哨兵打不过自家向导怎么办(1)

#向哨
#嘉德罗斯(人造人/向导)x格瑞(哨兵)
#再说一次,向哨、向哨、注意避雷
#手机打字排版可能有点问题,致歉

1
       “你已经标记了嘉德罗斯,精神契合度也非常高,配合默契拿下极高的成绩。”
        丹尼尔手里还捏着一张手写申请书:这是军队最常用的笔记本纸写的,如果不是独特的质感丹尼尔甚至没有认出来,它的左侧有着明显褶皱并且极度不整齐、上面字迹凌乱还刮破纸张……虽然潦草但的确是格瑞的字。
        这是格瑞从日内瓦回到基地后的短短二十七个小时里提交的第三份申请书,而内容无非向上级申请一件事。
      “可以告诉我一个把一个契合度高达百分之八十七的搭档分开的理由吗?格瑞。”

        理由?
        他有很多不想和嘉德罗斯不一起执行任务的理由。格瑞在丹尼尔办公桌前握紧背在身后的双拳,牙关紧咬着,忍耐不一口气把所有怨气发泄出来。
        嘉德罗斯太强,强到站在整个军队顶端,可他是一个向导——一个常规意义上只有精神力极其强大的向导;嘉德罗斯的精神体在不建立连接时是一条长达两米半的黄金蟒,建立起连接则为一条二十七米长的金色东方龙;至于体能,哪怕是身为哨兵的格瑞也不太想和人造人比试体能……

        “他太强。”
        “可只有你才能让他收敛起那份强大,不过你放心,我相信你比谁都更清楚他是向导的事实。不过只因如此么?格瑞,你不像是会因此放弃搭档的的。”

        熟悉的味道还没传进格瑞以及丹尼尔的鼻腔,格瑞原本平静的精神海就被一声张扬高傲的声音惊起波澜,明明声音里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慵懒,却给人无可比拟的威严。
        “格瑞。”
        这句呼唤在脑海和耳畔同时响起,格瑞和丹尼尔之间多出来的一抹金黄。嘉德罗斯胳膊环着格瑞的脖颈,整个人都正面挂在格瑞身前,合着双眼小幅度地用鼻尖蹭格瑞的侧脸。
        格瑞抬手将这个小孩子一般的军队NO.1抱入怀中,然后低头亲吻他的发顶。

       “别随便引导我的思维,嘉德罗斯。”
       “可你要走了,不是么?”
       “好了嘉德罗斯,告诉我为什么格瑞会突然想和你解除搭档关系。”
       “因为——”嘉德罗斯与精神体建立联系的那一刻,金色巨龙的龙啸便贯穿三人的耳膜。那双金色的眼睛从格瑞抬起抚摸嘉德罗斯脑袋的手臂旁看向丹尼尔,竖成一线的黑色瞳孔在灿金色虹膜中尤其突兀,就像是你努力爬上的天堂裂开一道缝隙,而那漆黑颜色来自地狱。“我干了他。”

        丹尼尔还没做出下一步反应,格瑞已经抽刀直刺嘉德罗斯小腹,尽管嘉德罗斯的反应速度快到惊人,几乎是立刻侧腰避开刀锋也任然没能避免被擦破军装的下场。
        哨兵与向导之间可以说从来都是向导处于弱势,嘉德罗斯和格瑞这种情况只能将一切归结于嘉德罗斯。格瑞说的没错,嘉德罗斯太强,不论从精神体的先天优势还是人造人那本就接近怪物的基因与科技。

       “格瑞!你终于——终于愿意和我痛痛快快地战一场了么!”
        嘉德罗斯的亢奋让格瑞不满,但格瑞的精神体并未和他的主人一样对这场战斗充满斗志。西伯利亚灰狼的深紫色双眸接近平淡地望向窗外,望向那外面并未显露真实样貌的金色巨龙。
       
        “好了,别闹了。”
        丹尼尔出口命令,嘉德罗斯虽想和格瑞就地战一场也只得放下战意,引导格瑞从恼羞成怒的战意中抽身,虽然这招以前都是挑拨格瑞和他切磋的方式。
        格瑞排名在他之后可不是因为蒙特祖玛和雷德,论实力他们俩理所应当不分上下,可精神力方面格瑞就不如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体能耐力很强,但他的精神力也任然能被定义向导,而格瑞不行,这已经决定天平向一侧倾斜。
        哨兵与向导是一对互补,这就像是嘉德罗斯与格瑞的虹膜色同是互补色一般。
        嘉德罗斯与格瑞同拥有身为军人的天赋与实力,可格瑞过于心思谨密并且被对家庭的羁绊束缚,沉默与隐忍在一些任务中反成了绊脚石;嘉德罗斯不同,他无拘无束并拥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去引导甚至影响格瑞,去破除格瑞平时无法做到的事情与动作。
   
        虽然的确是苦了格瑞没错。
        不过格瑞居然是下面那个。
        “好了……格瑞,你别闹脾气了,我们回家说吧。”丹尼尔听到这句话时差点以为自己也被嘉德罗斯的精神力影响从而出现幻觉,可这声音的的确确来自耳膜和听小骨的震动。“格瑞,格瑞,你不是告诉我要以大局为重。”
       嘉德罗斯在诱导格瑞的怒火,毕竟从日内瓦偷来原力武器增强工程式可不是容易事,加上格瑞没有觉醒的五感里只有触觉。听力、视力、嗅觉、味觉都被日内瓦军事基地那料峭春寒影响,脾气暴躁也是正常,结果一回基地就被自己按在机舱座位上做爱还差点被发现,似乎的确值得生那么一会气。
        “嘉德罗斯。”
        “在我原谅你之前,把你试图将我引导向陪你做爱的精神触手收回来。”

评论(16)
热度(232)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