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凹凸世界】[安雷] Blue

#流氓安哥
#狱警安迷修x囚犯雷狮
#意识流

━━━━━━━━━━━━
“我那小男友的眼睛啊,蓝色的,比浅蓝深一点、比钴蓝浅一点……哎你怎么这么没文化,算了,你知道很好看就够了。”
━━━━━━━━━━━━

1
但凡是住过监狱A区的多少都是些犯了国家重罪的倒霉人,不听规矩笑了或是哭了,然后就只能在监狱里宣泄不听使唤露出的感情。
这有一海盗团,用团长的姓名命名,叫“雷狮海盗团”。他们和A区的人要么互不待见要么携手揍警卫、奔B区、抢那些不敢表露恐惧的人的一切。

监狱有什么可抢的?
女人偷进来的发夹,亮闪闪的人造水晶在白炽灯下和宝石没什么亮样,抢;男人的眼镜树脂片能烧蚂蚁,抢;无聊时用指甲在桌上刻出来的版画还挺漂亮,哎,那就连着里面的色情碟片一起抢了吧。
搬走搬走,通通搬走。

“老大!这条内裤是新的要拿走么!”
“你要是想穿就一起吧。”
刺啦一声,雷狮海盗团多了块抹布,灰色,棉布。

雷狮抬手摸了摸额头上扎着的白色头巾,上面有深浅明暗花色不一的黄色碎布拼出来的五角星。在这个感情、颜色都被视为异端的世界里,丑归丑,也是反抗的标志。

2
今天来了个新狱警叫安迷修,念上去和I miss you 差不多,和那个在自己肚子上开了个口子,喜欢了八年或者更久的警校小男朋友名字一样。
雷狮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叫安迷修,除了某几个被禁播的少年励志连续剧里有几个小孩也叫安迷修。
“你被调来这可真是够倒霉的。”
雷狮伸手敲了敲安迷修眼睛上类似眼罩一样的全封闭式金属护目镜,在叮叮的声音里笑得露出两颗虎牙“唯一好看的地方全被遮住了,可惜。”
“狱警室被我抢空了,你住这吧,我还能蹭夜捅你几刀。”

雷狮本来也就说着玩玩,没想到安迷修真的提着行李搬进来,占床为主倒头就睡,雷狮手被拷着,脚又拧不过安迷修胳膊,只能睡在安迷修怀里咒骂说胳膊拧不过大腿的人在放屁。
你是没见过安迷修的胳膊和我的大腿,干。
不过这是不是哪出了问题,这不是那个连牵手打啵都不敢的安迷修,这是何方妖孽,送去嘉德罗斯那里敲一棍子会不会好点。

算了,亲起来还是那个味,多了风霜少了骑士的条条框框也好。不再嘀咕落后的美德、不再为罪行愤愤不平、也不再笑了,偷偷的都不。

17岁的青涩少年长大了,变成26岁的特大号流氓。

“诶我说你能不能别走一个男人后门走这么急。” “疼……停停停疼!”
“你他娘的,当磨刀子呢。”

3
雷狮和安迷修在五个星期里做了七次,算是很高的频率。
可雷狮从来没见过安迷修的侧脸,从来没有。
关灯、蒙眼、后入
。 平时安迷修又不会摘下眼罩。
该死的。
“你他妈知不知道隔壁听着和直播没什么太大差别。”
“你放心。隔壁的嘉德罗斯没时间理你。”


4
“说起来,我都被关了九年,你这么野是不是外面规矩没那么严了。哎……喂,安迷修,你说我当初为什么要因为你笑替你背这个黑锅,带你逃出国还被你捅了一刀。”
“疼啊。9年了,可算不疼了。”
“安迷修,我好想你啊。”
“我当时想着,我带你逃出去,去一个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地方,听说海洋就是这样。海洋没有人,人类管不着,结果呢?这监狱不是人管的,可它是黑的,只有一个叫金的孩子眼睛是蓝色……”
“你他妈怎么和个哑巴一样,不知道做爱要调情啊。”


5
“安迷修,我爱你。”
“我也是。”
“哟,不哑巴了。”


6
“老大,那小狱警呢?”
“离职了。”
“咋、咋了,我还以为他挺喜欢你的。”
“别说了,他用海绵体填满了我肚子上那道疤,用他的未来赎给我一片海——啧,我还没来得及给他一把刀。”
雷狮抱着一个容量一升的玻璃罐,里面灌满福尔马林,太久没见阳光的皮肤让他自己显得像是自己爬出来的。 里面泡着两颗眼珠,蓝色虹膜。 用雷狮的话来形容,这颜色偷走了他的星辰和大海。

评论(9)
热度(59)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