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雁

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无名小卒

#一篇车
#授权见图
#感谢太太不杀之恩
#全文见链接
艾特打扰致歉 @德育处朗读大师

“那我就只能吃你嘴里的了。”安迷修的牙咬断炸虾还不到一秒,舌尖或许都还没来得及品尝佳肴外酥里嫩的美妙口感。雷狮原本拖住瓷盘的左手就已经砸向他的太阳穴,顷刻之间,瓷盘碎裂、表皮被利物割破、鲜血可谓分秒必争地向外流走的声音附和着雷狮的嘲笑和挑衅。
“安迷修,找死。”

评论(5)
热度(61)

© 一只雁 | Powered by LOFTER